汤绍成:从英国脱欧反思全民公投

汤绍成:从英国脱欧反思全民公投
作者:汤绍成 英国脱离欧洲联盟的公民投票,经过3年多来,英国上上下下,都构成尖利的敌对与紊乱,人们无法与焦虑的心境溢于言表。 英国人主权至上的观念根深柢固,极难承受在国家之上还有一个 作者:汤绍成英国脱离欧洲联盟的公民投票,经过3年多来,英国上上下下,都构成尖利的敌对与紊乱,人们无法与焦虑的心境溢于言表。英国人主权至上的观念根深柢固,极难承受在国家之上还有一个控制的机制,故英国一向与欧陆的联系敬而远之。因为脱欧的声浪一向高涨,因而以公投抉择是否留欧,以便一笔勾销。因提案公投到施行投票要有6个月的预备期,刚好在这段时刻,欧洲难民问题进入高潮,很多涌入欧盟各国,导到51.9%对48.1%经过脱欧公投。但随后有不少民众感到上当,可为时已晚。其时英国只要英格兰与威尔斯公民投票支脱欧,其得票率分别是53.4%与52.5%,而苏格兰62%和北爱尔兰55.8%都支撑留欧,大英帝国形同割裂。按照欧盟《里斯本公约》第50条的规则,英国与欧盟两边有两年的时刻商定脱欧的条款,经过数月的商洽,英国和欧盟达到了一份585页的脱欧协议。但在国会中几回争辩之后,梅伊辅弼并未取得大大都议员的支撑,其脱欧计划现已被国会挡下3次,脱欧期限一延再延,逼使她在6月辞去辅弼的职位。之后,由前伦敦市长与前外相约翰逊继任,而他一贯建议脱欧,就任后更高调建议硬脱欧,妄图与欧盟重启商洽,但遭欧方回绝。因而就本来的设定,10月31日的确是英国脱欧的最终期限,不管是否达到一致,英国都将在这天脱离欧盟。因为英国国会下议院从前经过阻绝“无协议脱欧”的法案,因而假如约翰逊在“脱欧大限”之前无法与欧盟达到新的协议而仍固执脱欧,就有必要闭幕下议院进行提早大选。但议会在休闭前经过的两项抉择,辅弼和政府不得绕过议会宣告脱欧;辅弼不得闭幕议会提早大选等却依然有用,约翰逊最初策划休闭的终极意图,即脱节议会纠缠完成按期脱欧的方针,也仍无任何完成的或许。现在朝野各党总算抉择,先闭幕国会并在12月12日举办大选,可见英国政局已堕入无法动弹的僵局。公民投票虽是直接民权的体现,但因议题杂乱,民众常常不易了解乃至被误导,英国此一案例便是最佳的证明。一起,公投关于代议政治与政党运作都会发生负面的影响,单一议题或方针的公投影响越大,政党的理念与方针将越失掉含义,因而添加政党的投机性以及政治的不稳定性。从英国脱欧的公投经历可知,公投会将方针撕裂后单个处理,而一般的方针都还有必要配套,故交由相关政府机关处理,还会比由公民直接抉择来得愈加专业与完善。再者,公民投票缺少民主制度中的退让精力,在此资讯兴旺的年代,大都的议题都无法以简略的“是”或“否”来答复,这反而会将议题两极化,一起还会沉没少量的定见。因而,公投不会发明更多的民主,反而只会制作更多的定见与煽情。现在台湾还有相关人士想以公投来解决问题,英国的乱象奉告,这的确好像祸不单行,千万不要步上英国的后尘,不行不小心。(作者为政大国关中心研究员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bookmark
required required
we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