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去中国化”的课纲能消灭敌人 或迷惑自己?

“去中国化”的课纲能消灭敌人 或迷惑自己?
联合报社论 台湾教育部前史课纲审议的去中国化争议,毫无意外,绿营的方案又一次达到目的。课审大会成果,经过将中国史归入东亚史的架构下。也便是说,民进党曩昔仅仅在台湾内部奋力抹除各种有关大 联合报社论台湾教育部前史课纲审议的“去中国化”争议,毫无意外,绿营的方案又一次达到目的。课审大会成果,经过将“中国史”归入“东亚史”的架构下。也便是说,民进党曩昔仅仅在台湾内部奋力抹除各种有关大陆的回忆和符号,现在则进一步把大陆完全阻隔在台湾前史之外,变成“东亚邦邻”之一。这次高中前史新课纲的修订,采纳了许多奇突及“立异”的作法。包含:扬弃曩昔以编年史、国別史的办法编教材,改采“主题式”;一起,在“分域”的架构下,由近及远、略古详今。因而,不再采纳台湾史、中国史和国际史的区别,而改采台湾史、东亚史和国际史的架构。课纲研修小组想借此类说辞来躲避“去中国化”的批判,但不论怎样解说,其作法便是倒置轻重、滥竽充数,借此对下一代进行思想及认同改造。从方式上看,新课纲改以分域架构书写台湾、大陆与东亚、台湾与国际的前史,替代了传统台湾史、中国史和国际史的区别。但实质上,台湾部分则企图脱离中国史,至少淡化台湾史的大陆根由。对大陆部分,则借着东亚史的头绪,以主题的方式拆解了中国史。简言之,未来学生面临中国史,得从“东亚看大陆”;但面临国际史,却要从“台湾看全国”,这岂不可笑?现实上,不只高中前史,国中前史也有这种思想。国中阶段的中国史,尽管独立成册且按时序编年,但商周至隋唐已侧重不同民族与文明的互动,宋元则侧重国际互动和商贸文明交流,明清更是在东亚国际的变化格式中讨论商贸文明及东西触摸的应战。至于台湾史,明郑的踪影则模含糊糊,迄今仍深刻影响著台湾社会与文明的郑成功,似乎仅仅东亚海域的一支实力,或原住民族与外来者相遇的一段插曲。换言之,前史主轴的偏移超乎现实,大陆主体的含糊远难想像。到了高中,中国史又扔掉编年,不辨朝代,横切纵解化为东亚史。不只没有夏商周,从汉晋宋元以迄明清,更几全变成东亚移民史。莫非只由于台湾是移民社会,所以也要把众多的二十四史化成几页人群迁徙、公民流离的移动纪录?莫非只因违宪踰法进行得风火惨烈的“转型正义”已列课纲,所以先秦和明郑都必须被“转型”掉?更重要的,莫非这便是新课纲侧重的“从公民的主体观念动身”?课审委员声称,前史新课纲改采主题式内容,主要是培育学生发现、知道及解决问题的素质,并防止与国中重复。但国中前史已嫌大略,高中前史还要从东亚看大陆,关于前史常识有限的中学生,怎样培育出思辨才能?难怪家长现已开端忧虑,教科书编欠好,教师不会教,学测怎样考?莫非要让孩子再去补前史?已可预见,另一波教改的“前史之乱”势将演出。且不难想像,中学生在如此大略而跳动的前史教育下,将呈现更多“张飞打岳飞”的紊乱场景。对下一代而言,恐将合座尽是前史穿越剧,孔子和孙中山变成外国人,看到“猪哥亮”辅佐刘备也不用太惊讶,由于“诸葛亮”也能掌管歌厅秀。培育学生多元视界与跨范畴思辨才能,当然是正确的方向;问题在,校园的教材和教育远远跟不上执政者的心念流通。在高中生基础常识尚不扎实时,就教他们硕博士生的研讨办法,其实仅仅适得其反,去头绪化的学习也只能塞给他们碎片化的常识。蔡英文政府恣意取舍中国前史,认为稀释与解构中国史,就可以让台湾史卓著独立;现实上,不只无伤于中国前史,反而使台湾前史头绪含糊,仅仅益发困惑了下一代人。民进党恨不得把大陆变不见,其实遮盖的是台湾人的视界,消失的是台湾的机会与空间。这份曲解的课纲,消除不了敌人,却让后人更紊乱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bookmark
required required
web